Something about our specialty coffee bean

Decaffeinated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author_on_date_html

<一個大喜訊給不能接受咖啡因的你>喜歡喝咖啡的朋友,可能不能理解為何有人會喝去咖啡因(Decaffeinated)的咖啡,我也認識不少人很喜歡咖啡的味道,但是身體對咖啡因完全接受不了,但坊間的咖啡店,不少都沒有提供Decaf的咖啡,咖啡經過去除咖啡因的處理,往往品質都不甚理想。但最近幾年慢慢開始看到一種新的Decaf處理法,通過這處理法出來的咖啡十分令人驚喜,沒有像化學品的奇怪味道外,同時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咖啡本身的風味!這個稱作Sugarcane Ethyl Acetate的去咖啡因方法,發源自哥倫比亞,由於是咖啡產國,因利成便,咖啡豆在採收處理後可以直接在哥倫比亞進行去咖啡因的處理,不用先從產地出來,再送到其他國家的去咖啡因設施進行處理,大大省卻了運輸的時間及成本,也保留了新鮮度。咖啡豆採用的去咖啡因方法是純天然,透過將咖啡浸泡在Ethyl Acetate(乙酸乙酯)的溶液,以去除咖啡因,Ethyl Acetate是通過將甘庶發酵而產生的天然成份,會在溶液內產生化學作用,將咖啡豆內的咖啡因提取出來,因此除了是純天然的方法外,也很好地保留了咖啡的風味成份。這次的Decaf是我們其中一隻常用的哥倫比亞,來自Huila產區的El Carmen Community,我們特意要求產地,希望可以將我們平時使用的El Carmen的部份咖啡作去咖啡因處理,因此你可以在COCO 或是KOKO喝到來自同一批次,常規的El Carmen,也可以喝到去咖啡因的版本,雖然只是一小步,但是我們希望對咖啡因苦惱的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看見精品咖啡的美!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read_more →

說印尼不好喝不合適做SOE嗎?那就來Coco Espresso的各分店嘗嘗看吧!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author_on_date_html

 朋友探訪印尼莊園説昨天內陸機停飛,要坐十多個小時車程才到莊園,然後到餐廳廚房洗手後就不敢再吃東西,還好有帶乾糧罷哈哈哈!我相信真正尋豆師要比這辛苦很多罷,還好自己是Roaster 不是尋豆,其實大家每天喝到好咖啡背後是有很多無名英雄在付出,所以大家真的要好好珍惜,沒有這幫人我們就只能喝曼特靈咖啡,有了他們我們就可以喝到阿齊省咖啡(印尼不是都叫曼特寧嗎?可以看回小篇之前的文章) 今天説一下我們快推出的SOE SOE(單品濃縮)近年在坊間的精品咖啡店慢慢的盛行起來,也是Coco Espresso 非常喜歡的表現方法之一,所以Coco 各分店一直堅持提供SOE的選項,透過意式咖啡機沖煮出來的濃縮咖啡,能夠將產地的風味更清晰的表現在杯中,但同時對於咖啡豆的乾淨度有更高的要求,若果乾淨度稍為不足,除了不能好好的表現出產地風味外,也會在濃縮咖啡中造成不能預估的壞影響。所以這次SOE找來的是一隻印尼的咖啡!? 剛剛不是說SOE 需要很高的乾淨度嗎?印尼豆不是出了名的缺乏乾淨度的產地嗎?當然我們的Head Roaster Johnson  在採購的時候有好好杯測過才引進的這批咖啡啊 !這次的印尼豆來自亞齊產區(Aceh Province)位於Takengon產區的一個合作社Ketiara,他們的成員有超過95%是當地咖幼族的女性,大多數在亞齊內戰(Aceh Civil War) 的時候失去了他們丈夫,而在合作社成立的初期,就是為了提供支援予這班婦女,而慢慢演變成為今天的咖啡合作社。合作社會提供咖啡相關的教育及訓練予其成員,從種植、採收到後製處理,以改善咖啡的品質。在採收季節,合作社內的咖啡農會採收完全成熟的咖啡果實,並送到其村落的中央處理場作初步處理,濕刨法(Wet-Hulled)是印尼傳統的處理法,在咖啡果實去皮後(Pulped),會以乾淨的水沖洗去除雜質,並放置在密封的環境發酵12-24小時,其後帶殻豆(Parchment)會在含水率較高時直接去殻,然後咖啡生豆會直接進行乾燥直至含水率穩定下來。雖然濕刨法處理存在風險,但良好處理下的濕刨法,可以同時提升醇厚度及乾淨度,有別於一般印尼豆的草本風味。他們還有一個秘訣,就是在於他們的Dry Mill(乾處理場),傳統的亞齊咖啡大多由棉蘭港(Medan)出口,所以他們的Dry Mill都選擇設在棉蘭,而咖啡在亞齊處理完畢後,往往需要先送到棉蘭的倉庫作最後處理及包裝,但棉蘭的氣候長期是炎熱而潮濕,這對於咖啡來說是天敵,在這樣的環境下放上幾天,咖啡的品質跟壽命都會大大減少!但合作社的Dry Mill 非常罕有地設置在Takengon的山上,而當地的氣候遠較棉蘭乾燥及低溫,咖啡在離開亞齊前,已經完成最後的處理,並妥妥的包裝在含有GrainPro內袋的麻包袋內,從而保護了咖啡的品質。說印尼不好喝不合適做SOE嗎?那就來Coco Espresso的各分店嘗嘗看吧!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read_more →

Geisha Flowers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author_on_date_html

  感謝友人送Geisha Flowers 物輕情意重,有留意我們Coco Espresso 的也知道我們一直強調新鮮生豆的重要性,但咖啡生豆之上,其實還有很多有趣的部份,可能很多人也不甚了解。咖啡生豆其實是咖啡樹的果實,成熟後紅紅的就像櫻桃一樣,在採收,處理,乾燥後,就變成常見的咖啡生豆。那既然咖啡豆的果實,那其他多出來的部份呢?當然我們不會浪費。大家常見的可以有咖啡果實的果皮,乾燥後製成的咖啡果茶(Cascara),或是作為有機肥料回到咖啡樹變成養份。咖啡樹葉或是修剪後的枝節,也通常會用作肥料或柴薪,或是部份產國會有將咖啡葉製成茶的傳統。而當中最珍貴的可說是咖啡花了,現在愈來愈流行在採摘後,乾燥製成的咖啡花茶,可是價格不菲啊!咖啡花可能在某些產地早已是見怪不怪,但對於我們消費國的人,最早看見可能是2011年的WBC的時候,當年的冠軍薩爾雅多的選手就在比賽的時候使用了咖啡花作為材料,在之後我們不難看見愈來愈多的生產者也開始製作這種咖啡花茶。那咖啡花茶的特點是什麼?當然是罕貴啊,你要試想咖啡花在採摘後就不會結成果實,加上要人手細心採摘,因此也變得珍貴。不同於咖啡果皮茶,他的咖啡因含量比較少,而咖啡花像茉莉花般的獨特的芳香,就像置身在花季的咖啡莊園裡頭,讓我們不用到產地也可以嘗到咖啡花香。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read_more →

Burundi Nemba Honey processing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author_on_date_html

Burundi Nemba Honey processing

  這次小編為大家帶來的咖啡來自普隆地(Burundi),他位於非洲的中部, 分別接壤著盧旺達, 坦桑尼亞以及剛果這三個咖啡產區, 因此也有人稱他為非洲之心。普隆地的咖啡雖然不常看到, 但其實早在1930年已由比利時人引入種植, 品種與鄰國相近, 多為波旁系的品種,時至今日, 咖啡貿易已經成為普國主要的出口經濟收入, 超過80萬的家庭在當地以咖啡種植為生, 在當地亦有將近150個咖啡處理場數, 可見咖啡對當地經濟的重要性。這次的咖啡來自普隆地的冠軍處理場 - Nemba Washing Station, 說起這個處理場就厲害了。他們的咖啡分別在2013拿了Cup Of Excellence杯測比賽的第二名, 並在2015年以91.09分拿到了第一名的殊榮, 說他們是普隆地最好的咖啡之一絕不為過。處理場早在1991年就成立了, 採收季節時, 他們向處理場附近的3000多名咖啡農採購咖啡果, 並統一在處理場作後製, 處理場經理Fabien Nyambere 給予在處理場工作的員工較市價較多的工資, 也給予鮮果品質較佳的咖啡農額外的價格, 鼓勵了咖啡農在種植及採收時的誘因, 從而提升咖啡的品質。最特別的是這批次的咖啡不是普隆地一般採用的水洗處理法(Fully Washed), 而是蜜處理(Honey Process)的咖啡, 蜜處理在提升咖啡的甜度同時, 保留了普隆地的豐富的水果調性。受部份非洲產國的當地政策所限, 他們很多時其實限制了這種特別處理的數量, 因此除了埃塞俄比亞外, 這種精緻的蜜處理或日曬處理法其實非常稀有, 更別說是來自COE第一名的名處理場啊!當然數量也非常有限, 所以我們選擇了作為接下來的SOE推出, 入口的瞬間, 就像是花香伴隨著黑加倫子及橙味的水果糖,同時我們也會推作少量在COCO的分店出售, 數量非常有限, 所以要密切留意我們facebook 的動態喔!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read_more →

Kenya Wamuguma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author_on_date_html

Kenya Wamuguma

Kenya Wamuguma   Region - Gatundu District Process - Washed Altitude - 1600 - 1800 masl Varietal - SL28 and SL34 Harvest - Dec 2016 每年的上半年也是新產季的非洲豆子的時間, 肯亞往往是能首先到港的產國, 由於當地的採收季節在十一月到一月這段時間,加上一些後製及船運等時間, 現在正是品嘗最新鮮的當季肯亞咖啡的時間。今年對於肯亞來說是不容易的一年, 由於氣候的因素令雨水過多, 令總產量下降了大約30%, 因此今年在採購肯亞的咖啡上也格外留心, 除了反映了產量的價格, 也代表了好咖啡的供應量更加減少了, 因此如何去挑選及採購優質的肯亞變得更為艱難。這次我們引進的是來自Wamuguma處理場的肯亞, 是Ritho 合作社的成員之一, 位於 Gatundu 產區(這產區從前是屬於Kiambu地區, 但後來自成一區), 這處理場有600名的咖啡農成員, 每年能處理25萬公斤的咖啡鮮果, 算是一個規模中等的處理場, 雖然名氣並不如一些明星處理場,但是在杯測上的表現讓小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風味的表現上不是傳統肯亞的黑加倫子或烏梅等調性, 反而展現了輕柔的一面, 充滿白色花香及青葡萄的優雅調性。品種方面也是肯亞的象徵性品種, SL28及SL34這兩種優質的波旁種, 聽著好像沒有什麼特別, 但由於Ruiru 11(帶有羅布斯塔基因的品種, 較SL有更這產量及抗病性但風味較差)的普及,令大量的農民種植這可以增加他們收入的品種, 因此現在很多肯亞都有機會混入部份的Ruiru 11, 而純SL品種的肯亞變得更為珍貴。咖啡的成本雖然因產量而上漲了, 但是優質的咖啡及生產者非常值得我們支持, 今年的肯亞咖啡還是以跟去年相同的價格出售, 作為我們對客戶支持的回饋, 也希望能支持在產地為我們辛苦地種植咖啡的農民。

translation missing: zh-TW.blogs.article.read_more →